<address id="lhv7z"><video id="lhv7z"><progress id="lhv7z"></progress></video></address>
          <track id="lhv7z"></track>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區域經濟學論文

                上海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目標及建議

                時間:2020-12-04 來源:科學發展 本文字數:10734字
                作者:王丹,彭穎,柴慧,谷金 單位:上海市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

                  摘    要: 上海要立足于城市獨特優勢,強化國內要素流量樞紐地位,著力提升全球流量樞紐功能,以提升總部經濟密度、增強要素市場和交易平臺的國際化水平、促進要素市場平臺聯動、營造更加開放的政策制度環境等手段,構建完備的全球資源配置國際服務體系,激發城市創新活力和創新生產力,在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中,不斷鞏固提升國內資源配置功能,穩步拓展全球資源配置功能。

                  關鍵詞: 資源配置; 要素流量樞紐; 全球城市;

                  Abstract: Shanghai should base itself on the city's unique advantages, strengthen its position as a hub for domestic factor flows, focus on enhancing its function as a hub for global flows, raise the density of the headquarters economy, enhance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level of factor markets and trading platforms, promote the linkage of factor market platforms, create a more open policy and institutional environment and other means, build a complete international service system for global resource allocation, stimulate the city's innovation vitality and innovation productivity, and continuously consolidate and enhance its domestic resource allocation function and steadily expand its global resource allocation function in the new development pattern of mutually reinforcing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double cycles.

                  Keyword: Resource allocation; Element flow hub; Global cities;

                  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是全球城市的核心功能,也是全球城市的特征標志之一。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強弱直接決定了全球城市在全球城市網絡體系中的地位高低。目前,上海已初步具備全球資源配置功能,但與領先的全球城市相比仍存在諸多差距。當前,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經濟全球化、國際產業分工、全球生產力布局面臨重塑,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演進路徑面臨重大調整,全球城市間的競爭將更趨激烈,上海亟待把握新形勢新趨勢,創新思路,突破瓶頸短板,著力提升全球資源配置功能。
                 

                上海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目標及建議
                 

                  一、 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內涵特征及構成要素

                  資源配置是指資金、人才、技術、信息、產品等資源要素在不同的用途、領域、組織之間,按照效率性、經濟性等原則進行選擇、分配和組合的過程。資源配置的方式主要有兩種:一是市場配置,即依托資源要素市場平臺,市場主體通過市場競爭和平等交易,對各類資源要素進行高效率、高效益的分配與組合。二是行政(管理)配置,即公司總部依托組織內部管理體系,從服務公司發展戰略和布局的需要,按照高效率、高效能等原則,對各類資源要素在不同部門、不同層級、不同地域等有計劃地進行分配與組合。

                  全球資源配置是資源要素突破國界,依托全球資源要素網絡、核心市場平臺以及通行規則制度,在全球范圍進行配置的過程。全球資源配置是經濟全球化的產物。伴隨著經濟全球化興起與發展,國際產業分工不斷細化,跨國公司國際化發展戰略不斷向縱深推進,依托資源比較優勢的全球生產力分散布局加快形成,資源要素的全球化利用成為必需,全球資源網絡加快構筑并不斷完善,這為全球城市的誕生及其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形成提供了土壤,奠定了基礎。

                  (一)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內涵特征

                  關于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內涵,目前尚未有權威界定,但學術界普遍認為,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是全球城市的特定功能,是在經濟全球化不斷深化,全球城市網絡體系加速構建中孕育而生的。同時,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具有能級差異,紐約、倫敦、東京等全球經濟中心城市擁有高能級的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是全球城市網絡體系中的核心節點。綜合分析已有研究觀點,結合紐約、倫敦、東京等全球城市的發展實踐,研究認為,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是全球城市依托其全球資源要素流動的核心樞紐地位和強大的綜合服務能力,對資本、技術、人才、信息等要素以及產品、原料等資源在流動、組合、分配、管理中發揮決定性影響的能力。

                  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具有3個方面特征:一是全球城市服務能力的綜合體現,反映了全球城市經濟發展、市場平臺容量、科技創新活力等方面的全球影響力和競爭力,而不僅是資源要素市場平臺的影響力。二是最重要的是市場價格發現功能和市場定價權、規則制定權、協調支配權,各類資源要素匯聚,且與資本市場有機結合,對在岸或離岸配置都發揮決定性影響。三是需要市場配置與行政(管理)配置相互促進。除了需要擁有開放發達的資源要素市場平臺之外,也需要擁有高密度的跨國機構總部?鐕炯仁鞘袌雠渲玫膮⑴c者,又是管理配置的推動者。

                  (二)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要素構成

                  從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內涵特征看,全球城市要發揮全球資源配置功能,需具備四大核心要素:

                  一是機構?鐕、國際性組織等國際功能性機構,是全球資源配置的主體,不僅帶來全球資源要素的匯聚,也通過參與市場交易、企業組織管理、產業鏈關聯等渠道,控制、協調、引領全球資源要素的流動與配置,是促進全球資源配置的推動者。

                  二是平臺。要素市場(如資本市場、技術市場、人才市場、信息市場等)、大宗商品交易平臺等全球性市場平臺,是全球資源的載體,是全球資源要素集聚、組合、交易等活動的場所,具有廣泛的全球包容性、高度的國際參與性,市場價格、配置規則等具有較強的國際影響力。

                  三是流量。有形的設施網絡(如航空、海運網絡)以及無形的信息知識網絡,形成的龐大資金流、技術流、信息流、人才流、商品流等,是全球資源配置的基礎條件,是全球城市實現對全球資源要素組合、管理和輻射的前提基礎。

                  四是環境。高度發達的產業服務環境,集聚了眾多服務全球的會計、律師、中介、金融、咨詢、資產評估、科技研發等高端服務企業。它們不僅是全球資源要素配置的直接參與者,而且是全球資源配置的重要潤滑劑,有助于促進全球資源要素的流動、創新組合,增強全球資源配置效率和活力。國際一流的營商環境、符合國際規則的市場環境、充滿活力的創新創業環境等,不僅有助于國內外資源要素的順暢流動與交互、國內外主體的便捷參與國際業務,而且有助于在接軌國際時,形成具有國際影響力和引領力的規則。它是全球資源配置的保障。

                  (三)高能級全球城市形成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現實表征及路徑特征

                  目前,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是被公認為具有高能級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全球城市,其演變歷程和發展實踐體現了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形成的條件基礎以及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內涵特點,為上海確立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思路和路徑提供了有益參照。

                  1. 具備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現實表征

                  一是綜合經濟實力強大,擁有高質量的服務經濟。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均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具有全球經濟中心地位。2018年,紐約、東京的經濟總量超過1萬億美元,占所在國的比重分別為5%和20%,是全球僅有的兩個GDP破萬億美元的城市。倫敦的經濟總量超過5000億美元,居全球第5位。與此同時,經濟結構形成了以服務經濟為主的產業結構,服務業比重超過80%,特別是高端生產性服務經濟發達。大量金融機構、貿易公司、交易所、律所、會計公司、廣告公司、設計公司、交通通信服務公司等高端生產性服務企業集聚,為全球實體產業提供服務。

                  二是跨國功能性機構云集,擁有高密度總部經濟。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在快速發展中,逐漸成為跨國公司總部和全球功能性機構的首選地,跨國公司總部集聚度高,總部經濟發達。如紐約在20世紀80年代就確立了世界“總部中心”地位,一大批跨國公司總部和國際功能性機構在紐約得到快速發展。東京自20世紀90年代開始成為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為實現其全球經濟控制功能的選址地,目前東京聚集了超過2300家外資企業總部,占日本的76%,世界500強總部數量居全球第2位。在倫敦,有超過100家的歐洲500強企業設立總部,超過3/4的世界500強企業設立分公司和辦事處。

                  三是全球連通性廣且暢通,擁有高頻率流量經濟。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均擁有廣泛的國際聯系網絡,是全球重要的要素集散樞紐。以紐約為例,紐約大都市區擁有美國最繁忙的機場系統,2018年紐約三大機場共處理旅客1.38億人次,較2009年增長32%,其中45%的客流量是國際客流。紐約港是美國最大的海港,擁有優良的海陸空鐵立體化集疏運體系,是美國最重要的產品集散地。優良的設施體系,廣泛的國際聯系,使得紐約的全球連通性始終處于全球領先地位。GaWC《全球化與世界級城市名冊》報告顯示,紐約的全球網絡連通性連續多年領先全球其他城市。另據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數字時代下的全球流動》排名顯示,紐約在商品流、服務流、人員流、金融流、數據流等整體處于第一梯隊。

                  四是要素市場高度發達,擁有高能級平臺經濟。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要素市場發達,是擁有全球影響力和話語權的全球金融中心。目前,紐交所是全球最大的主板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總市值、IPO數量及市值均居全球第1位,市值接近全球股市總市值的40%,上市公司超過2400家。倫敦是全球最大的外匯交易中心,2019年外匯交易總量占全球的比重高達43.1%。同時,國際企業或機構參與度高,國際化程度強。紐交所2400多家上市企業中,22%來自海外。倫交所2100多家上市企業中,30%來自海外。龐大的交易規模、眾多的金融產品、活躍的金融創新以及完善的制度環境等,使得紐約、倫敦等始終保持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具備全球要素市場定價權和規則制定權。

                  五是創新活力競相迸發,擁有高濃度創新經濟。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的科技創新、文化創意等創新經濟發達,是全球科技創新中心。東京自1949年開始就推動自有企業全球創新網絡布局,設立了東京亞洲總部特區,鞏固東京亞洲總部基地和研發中心地位。倫敦作為全球“創意之都”,引領了英國創意經濟發展。除了科技創新之外,制度創新方面也具有國際引領力。紐約推出的“科技天才管道”“經濟適用房計劃”等政策制度,以及倫敦頒布實施的專利盒政策,“知識天使”創新指導網絡等政策制度,都極大地激發了創新活力。澳大利亞咨詢機構2thinknow發布的《2019年全球“創新城市”指數報告》顯示,紐約、東京、倫敦在全球“創新城市”排名中占據前3名,在綜合創新能力、科技服務功能、創新環境、文化創造力等方面領先世界。

                  2. 形成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路徑特征

                  一是有各自的立足點。紐約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形成主要依托“二戰”后所形成的以美元和美國為核心的世界金融體系和貿易體系的優勢。倫敦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形成主要依托與英聯邦成員之間密切的經濟貿易聯系,以及英國在國際規則影響力上長期積淀的優勢。東京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形成主要依托日本快速崛起為世界經濟強國,以及日本企業海外投資所形成的龐大投資貿易網絡的優勢。

                  二是重點突出。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并非“全能型”,而在是擁有較強金融、貿易、經濟、投資等綜合功能基礎上,突出優勢功能。紐約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突出了證券、基金、投行等領域的全球影響力,擁有國際金融要素資源的創新、組合以及配置的主導力和支配力。倫敦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突出了外匯、保險、航運金融等領域全球影響力,以及在大宗商品定價、交易、物流等方面擁有規則、指數等國際話語權。東京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突出科技創新的全球影響力,在基礎研究、產業應用創新等方面均具有全球引領性。

                  三是動態發展。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在全球城市功能演進的過程中,不斷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實現了功能發揮的動態發展。倫敦在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過程中,順應全球貿易重心從歐洲地區轉向亞太地區的新變化,剝離產品貿易和運輸等功能,強化國際貿易規則、高端航運服務等方面功能。紐約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過程中,順應全球城市逐漸成為全球科創中心的新趨勢,強化科技創新功能的培育提升,加大金融資源與科技資源的深度聯動。紐約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把科技創新作為新一輪發展的主要動力,將塑造“全球創新之都”列入城市2040遠期發展戰略規劃。

                  綜合而言,城市的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是在全球城市形成過程中,全球城市立足于城市特點,與時俱進,不斷積累的。上海在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過程中,不能簡單照搬發達全球城市的路徑和既有模式,而應立足于城市獨特優勢,順應時代特征,創新思路,塑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優勢功能,開辟具有上海特點的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增進路徑。

                  二、 上海增強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思路與目標

                  近年來,上海依托“五個中心”建設,大力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初步具備了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個別市場指數已成為要素交易定價的風向標。1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市值、成交金額均居全球第4位,上海黃金交易所現貨黃金交易量居全球第1位,集裝箱吞吐量連續10年居全球第1位,機場貨郵吞吐量和旅客吞吐量分別居全球第3位和第4位等。然而,相比較紐約、倫敦、東京等全球城市,上海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培育尚且不足,資源配置主體的能級不高、要素平臺功能不全、國際資源流量偏低、政策制度和服務環境國際化程度不高等短板較為突出。但上海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不能簡單照搬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的經驗,過分追求指標表現,而是要順應新形勢新環境新趨勢,創新思路、探索路徑。

                  當前,全球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經濟全球化、國際產業分工等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對全球城市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發揮將產生重大影響,上海迫切需要創新思路,進一步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

                  (一)基本思路

                  鑒于上述內外環境的巨大變化,未來上海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基本思路應是:立足于城市獨特優勢,強化國內要素流量樞紐地位,著力提升全球流量樞紐功能,以提升總部經濟密度、增強要素市場和交易平臺的國際化水平、促進要素市場平臺聯動、營造更加開放的政策制度環境等手段,構建完備的全球資源配置國際服務體系,激發城市創新活力和創新生產力,在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中不斷鞏固提升國內資源配置功能,穩步拓展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其中,需要著力推進五大思路創新:

                  1. 領域:從“全面推進”轉向“聚焦重點”,強化上海城市獨特優勢的支撐作用

                  獨特優勢是紐約、倫敦、東京等城市形成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重要支撐點。上海增強全球資源配置功能也應立足于自身獨特優勢;仡櫳虾0l展歷程不難發現,上海之所以能快速崛起成為新興的全球城市,這主要得益于我國經濟的快速騰飛,得益于我國龐大的消費市場、強大的產品生產能力以及規模龐大的國際貿易和外商投資。這些是上海的獨特優勢。因而,上海立足于城市獨特優勢,以市場需求、產品生產帶動商品流和貿易流,以商品流、貿易流驅動資源要素流,形成具有不可替代的全球資源配置支撐點。

                  2. 范圍:從“全球范圍”轉向“重點區域”

                  順應全球生產力從分散布局向近岸布局、國際資源要素全球性流量放緩,同時國際區域內素流動加速的大勢,將強化全球資源要素配置功能的視角從“全球范圍”轉向“國際區域”,依托已有的貿易、投資等優勢地位,以及人民幣的區域影響力,塑造面向東亞、東南亞、“一帶一路”地區的資源要素國際樞紐,強化對該國際區域的資源要素配置功能。目前,東亞、東南亞、“一帶一路”地區已成為中國企業貿易、投資的新空間,近年來投資規模持續增長,我國對這些國際區域具有較強的影響力。

                  3. 主體:從“引進外資”轉向“引外聚內并舉”

                  集聚眾多高能級的國際功能性機構是上海增強全球資源配置能力的關鍵所在。一直以來,上海大力引進外資跨國公司總部,取得明顯進展,但與新加坡、中國香港等城市相比,上?鐕究偛咳源嬖诿黠@的“量級”和“能級”落差,以及“領域”短板。未來,上海應順應跨國公司地區總部升級、本土企業國際化發展大勢,繼續大力吸引更多、特別是服務領域的外資跨國公司總部、國際組織等落戶上海,同時加快對本土跨國公司總部、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高成長性企業的集聚和培育,構筑內生性的全球資源配置網絡。

                  4. 流量:從外部資源“大進大出”轉向打通“內外流量”和雙向配置資源

                  資源要素流量對于提升資源配置功能至關重要。上海要積極踐行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戰略部署,強化對內對外開放“兩個扇面”的戰略鏈接地位,將原來依托對外開放橋頭堡地位,通過資源要素“大進大出”來提升全球資源配置能力的路徑,轉變為塑造國內資源要素配置核心地位,以及國內資源要素配置制度環境對接國際的先鋒地位。強化國內外資源要素的能量互換,通過構建網絡拓展、產品創新、創新環境等領域的強大吸引力,促進國內外資源要素流的集聚、組合和輻射,增強全球資源配置功能。

                  5. 載體:從“搭建平臺為主”轉向“塑造環境為主”

                  近年來,上海不斷強化資源要素市場平臺建設,形成了相對完備的資源要素市場體系,但總體來看,市場功能尚不健全、國際化程度不高,資源配置效率不高、產品組合創新不夠等。未來,上海亟待提升市場平臺運營能力,著力構筑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制度環境,提升國內流量的配置主導力、國際流量的承載力和配置水平。同時,在國際資管、科技成果應用、貿易物流等上海有優勢的重點領域,著力塑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市場平臺標桿。

                  (二)未來三年目標

                  圍繞成為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和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戰略鏈接,上海不斷加快主體集聚、平臺提升、流量拓展和環境優化,經過3年的努力,爭取實現:

                  ——全球功能性機構加速集聚。具有洲際資源配置功能的外資跨國公司總部突破100家,科技類、貿易類、資產管理類內外資跨國公司總部和國際組織加速進駐,本土世界型企業梯隊培育體系逐步完善,本土大型企業總部數量、獨角獸企業數量穩步增長。

                  ——要素平臺功能不斷完善。要素平臺的國際化產品創新能力、國際互聯互通能力不斷增強,貿易類平臺、技術交易平臺以及數字化平臺加快建設,平臺間聯動協同進一步深化,要素平臺的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

                  ——全球流量的配置密度穩步增加。證券市場籌資和交易規模、口岸貨物貿易總額、客貨運吞吐量等總量指標進一步夯實鞏固。金融市場的國際參與度、上海交易所“價格指數”的大宗商品定價案例數、上海技術網絡中國際機構參與比例、在滬外國人才數、國際中轉貨物比例、國際航線數量等國際化指標不斷提升,離岸配置流量快速增加。

                  ——制度環境和服務體系框架基本形成;拘纬捎欣谌蚬δ苄詸C構加快集聚、要素平臺功能不斷完善、全球流量不斷拓展的稅收環境、創新環境、競爭環境和政策環境。信用評級機構、技術估值與轉移機構等服務機構加快發展,本土專業服務業服務能級加快提升。

                  三、 上海增強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對策建議

                  按照上海增強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思路,聚焦近年來的任務目標,近期建議從以下方面重點突破:

                  (一)加大對外資跨國公司總部機構的招引和服務力度

                  依托國內穩定的投資環境和龐大市場優勢,緊緊抓住《外商投資法》出臺契機,實施更具競爭力的跨國公司總部招引和提級支持政策,進一步降低市場準入、業務準入門檻,進一步簡化負面清單,完善公平競爭環境。促進已有跨國公司總部升級,吸引更多更高能級的總部集聚。優化對存量跨國公司的服務,在穩住有行業影響力的跨國公司總部機構的基礎上促進其提級。著力吸引科技類、資產管理類、貿易平臺類外資總部。通過提升在滬跨國機構在全球投資貿易中的支配力,帶動技術、信息、資金、人才等資源要素在更大范圍內集聚和流動。

                  (二)加大對本土世界級企業梯度的培育力度

                  加大對中小微企業升規支持,對首次升規企業給與獎勵。加大對高成長潛力企業培育支持,加大對產業鏈關鍵環節和有高成長潛力民營企業的引育支持力度,強化企業的跟蹤服務,根據其發展需求提供及時的針對性服務,加大對高成長潛力企業的上市培育支持力度。加大對微型跨國公司的培育支持,把握互聯網和數字化正讓中小型企業快速崛起為“微型跨國公司”的契機,建立健全本土微型中國公司認定標準和支持政策,加大用地、資金、人才和場景應用需求的保障力度,擴大政府采購的支持比例,鼓勵企業“走出去”,推動一批微型跨國公司快速成長。

                  (三)打造一批國際化的要素市場平臺標桿

                  優化市場化、國際化產品上市制度,縮短產品上市周期,大力發展知識密集性、具有國際交易屬性的金融產品、航運服務產品、技術產品,豐富境外可參與的產品選擇。拓寬境內外要素市場合作領域,支持在滬各類要素平臺與境外同類型交易所保持密切溝通,支持境內外要素市場在產品開放、指數編制、風險管控等方面開展多種形式的深度合作。借鑒國際要素平臺通過收購與兼并發展成為國際化、綜合性交易所集團的發展路徑,支持在滬要素市場推進體制改革,通過并購等方式與國外同行開展股權合作。在金融市場、數字貿易平臺、技術交易平臺等領域,打造一批國際化的平臺標桿,提升市場平臺“在上海、為全球”的運營能力。

                  (四)推進要素市場間協作聯動發展

                  加快推進外匯期貨衍生品發展,滿足管理投資其他金融產品特別是期貨產品的匯率風險需求。在洋山特殊綜合保稅區大力開展國際大宗商品交易,深入推進期貨保稅交割業務,推動期貨與現貨市場的聯動發展。加快推進OTC場外市場發展,全面梳理全市各板塊證券市場規則,率先推進科創板、新三板、創業板、中小板、主板多層次市場之間有效的制度銜接和轉板機制。加強全球人才市場與資本市場、技術市場、信息市場的聯動,強化金融市場建設、數字經濟發展和創新應用場景對全球人才的吸引力和配置功能。著力引進和培育VC、PE等股權投資機構,更好地滿足科技創新活動的多樣性融資需要,深化技術資源和金融資源的聯動。

                  (五)構建更加國際化的金融市場體系

                  大力推進面向全球的金融產品研發,如匯率、利率互換等金融衍生品,促進上海成為全球人民幣金融產品創新與服務的中心。積極推進上交所“國際板”建設,逐步增加滬港通、滬倫通的額度,推進合格的境外機構參與境內貨幣市場,推動建立亞洲債券發行、交易和流通市場。加快上海國際資管中心建設,打造國內外財富管理機構、資產管理機構的集聚地。積極推進跨國公司總部資金池賬戶和自貿賬戶合并,增強賬戶使用的便利性。進一步提升“上海價格”的影響力,有步驟地將鋼鐵、稀土、黃金等國內需求量大的大宗商品納入人民幣計價范圍,引導和鼓勵跨國經營的國有企業將所經營的大宗商品使用在滬交易所的指數定價,大幅度增加上海清算所國際化清算服務比重。依托上海自貿試驗區臨港新片區,建設人民幣離岸市場,大力發展離岸銀行、證券、保險、再保險、金融衍生品等業務。支持上證所等在臨港新片區設立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平臺,研究在新片區建立國家級金庫。

                  (六)夯實國際航運樞紐門戶功能

                  牢筑國際集裝箱樞紐港基本盤,密切跟蹤國際航運動態,關注班輪切實需求,圍繞班輪空箱調運、樞紐集拼和服務保障,提前鎖定班輪空箱轉運、國際中轉和新一輪航線調整樞紐選擇等業務聚集項目,調整碼頭資源,提高內貿集裝箱服務能力。提升航空樞紐能級,啟動浦東機場四期工程,推動浦東貨運區建設,優化浦東機場貨運設施布局,增加兩場貨運設施和資源供給,優化航線網絡建設,打造長三角世界級機場群,推動浦東國際機場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擴大航權安排,提升國際和國內航線網絡的輻射能力和服務能力。

                  (七)提升全球貿易投資網絡樞紐作用

                  深化口岸營商環境改革,實施跨境貿易營商環境3.0版,促進外貿基本穩定。繼續著力打造服務“一帶一路”建設橋頭堡,拓展中日韓、東盟貿易。加快發展數字貿易、技術貿易等新型服務貿易,在臨港新片區探索跨境數據流動安全評估和分類監管,建設虹橋數字貿易跨境服務集聚區,支持浦東軟件園等申報國家數字服務出口基地,支持外高橋保稅區建設國際采購中心、分撥中心。利用在滬舉辦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中國國際技術進出口交易會的影響力,吸引國內外信息、軟件等技術企業參與技術集聚和平臺運營。依托臨港新片區打造離岸貿易先行區,支持跨境電商總部型機構加快集聚發展,大力推動轉口貿易和離岸轉手買賣業務。

                  (八)建立更加開放的科技創新網絡

                  提升高新技術產業聯盟網絡合作伙伴當中外地機構、海外機構的參與比例。積極推動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吸納國內外機構、團隊或人員參與,以合作共贏為核心,建立新型的科技創新合作關系,提升創新領域的國際話語權。構建開放創新、多地協作的協同創新網絡體系,推進創新成果產業化。部署建設高級國家實驗室,探索不同國家和不同實體的新模式來參與建設和運營,提升國際科技創新合作的水平和能級,打造國際科技合作的“上海樣板”。

                  (九)打造更加法治化國際化的制度環境

                  構建適應離岸業務發展的稅制環境,對上海的離岸金融業務收入進行稅收減免,對經認定的高端金融人才給予稅收優惠,并將“離岸貿易”納入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范圍。進一步加快發行制度改革,完善退市機制和失信行為懲罰機制設計,確保市場優勝劣汰的競爭法則,提升市場流動性。試點實行符合資管行業特點,有助于發展機構投資者的稅收政策,延長在滬注冊資管機構買賣股票債券的增值稅征繳周期,優化私募股權基金和創投基金征稅方式,允許更長時間內的項目間軋差。積極參與制定期貨法,率先制定數據跨境流動的制度安排。實施與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強化相適應的人才政策。建立與國際接軌的高層次人才認定評價機制,提升國際人才流動的便利性,進一步提高在華工作的非A類外國人的法定工作年齡高限,明確創業簽證的申請標準、鼓勵或禁止領域、待遇和配套政策,打造全球人才蓄水池。

                  (十)以跨區域要素市場聯動建設夯實國內統一市場體系

                  以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為契機,強化跨區域的市場一體化建設,引導區域市場、國內市場、國際市場有效銜接。支持長三角期現一體化油氣交易市場建設,支持上海期貨交易所對接浙江自貿試驗區,合作建設國際油品交割基地,支持區內油品全產業鏈貿易自由化,推動建設保稅品登記中心,培育沿海地區保稅油現貨市場。規范長三角區域金融、人力資源、技術市場和數據市場的管理,完善區域要素資源合作體制,支持長三角資本市場服務基地等區域平臺建設,發起成立長三角交易所聯盟,以航運交易所、科技公共服務平臺整合為重點,探索打造跨區域綜合性交易所等載體,提升資源配置效率。

                  (十一)打造與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相匹配的服務體系

                  聚焦補足服務體系缺失環節,大力培育、引進再保險機構、信用評級機構、技術估值機構、技術轉移機構等,促進服務體系形成完整閉環,形成完善的服務生態圈。聚焦提升服務機構的專業化運作能力,對標全球同業先進水平,推動本土金融、法律、咨詢、會計等高端服務業提升專業化、國際化水平,打造一批具有強大市場公信力、一流專業水準和高度國際化的本土生產性服務機構。同時,圍繞跨國總部業務開展所需要配套服務,進一步加大開放步伐,如批準全球性的托管銀行在境內開展托管業務的資格,支持發展國際化的公募基金登記注冊外包服務機構等,為跨國企業支配全球資源要素流動提供支持。

                  (十二)積極爭取中央政策支持

                  率先建設全國金融綜合性功能監管試驗區,爭取中央給予上海更多的監管事權支持,依托臨港新片區、陸家嘴金融城打造類似倫敦金融城的金融特區,開展綜合性的“監管沙盒”試驗。拓展和完善央行上?偛康娜珖怨δ,爭取央行下放其公開市場操作等與市場交易密切相關的職能至上?偛,提升上?偛拷鹑谡咧贫ê蜎Q策的職能,積極爭取其他金融監管機構在上海設立第二總部或提升分支機構監管職權。積極爭取國家在空域管理、航權分配、時刻資源等方面的支持,拓展中遠程、洲際航線,爭取交通運輸部將中資方便旗郵輪無目的地航線試點拓展至上海郵輪港,促進郵輪業恢復發展。

                  注釋

                  1上海航交所發布的中國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已成為全球影響力第二大運價指數。

                  原文出處:王丹,彭穎,柴慧,谷金.上海增強全球資源配置功能的思路與對策[J].科學發展,2020(11):31-38.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aⅴ一区 狠狠色丁香婷婷综合久久 9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